土豆丝

不懂江澄的人,是永远不知道我对江澄的感情的

通知【大写加粗】

Emmmmmm怎么说呢。。。

我升高三啦,估计没时间上网嘤嘤嘤。。。

但是一逮到机会我会回来的!!!

不定时诈尸!
(咆哮)

只争朝夕【曦澄】

人物ooc

第九章

“魏婴,你冷静点。”蓝忘机脸色也同样不太好,冷静地把蓝曦臣袖子上的爪子给扒了下来,紧紧扣在自己手里,安抚着魏无羡突然暴躁的情绪,而后,看着蓝曦臣的眼里多了一丝莫名的神色。

江澄为何遭难。
蓝忘机和魏无羡两人有直接关系。

“兄长……”蓝忘机皱了皱眉宇,开口欲言。

蓝曦臣揉了揉被拉皱的袖角,深邃的眼睛与他对视若秒,抿了抿粉色薄唇,叹出一口气,开口道,“既是如此…你们进去吧。”
“嗯。”

江澄只觉得很疲惫,但是又说不上来为何这般累,就像是年少时那会儿被母亲惩罚,围着莲花坞跑了十圈一样,全身都无法动弹,听天由命地感受糟透了的无奈和酸软,而丹田的空虚,更是让他有些难以抓住那一丝微不足道的灵气。

若问他目前什么感觉,江澄只觉得除了死寂黑暗的周围环境,便感觉眼睛里全是刀子,刺得眼球生疼。想要本能地落泪,然而却没泪可流,硬生生憋在了框里,染红了鼻头。

安静,死寂,无助…

然而宁静,就是用来打破的。
“哎,江澄,你醒来我带你去喝天子笑好不好。”

聒噪。

“江澄江澄,你莲花坞里莲蓬不错,我这几天都摘了不少来吃了。”

烦躁。

“江澄啊,你说莲花坞这么大,要不我去你哪儿养兔子吧!都说江南出美女,说不定你那儿还能养出美兔呢,啧啧。”

是谁。

“唉唉唉,江澄,三毒你借我玩玩呗,一天,就一天!我用贞洁保证!!”
“不说话代表你同意了。”

魏无羡!!!

“你敢动试试………”我特么真的不会打断你的腿。

江澄醒了。
被气醒的。
罪魁祸首还笑得一脸灿烂。

你特么的?!!

“江澄……你醒了??”魏无羡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惊扰了面前人的情绪。

江澄抿了抿唇,撑着自己坐起来靠在床头,才发现自己脸上似乎多了点东西,下意识地去掀,却被半路截住了动作,引得周身一僵。

“……这是什么意思?”江澄隔着白纱的眼皮子翻了翻,隐隐约约的疼痛似乎在告诉他某些事情。

“江宗主……”蓝曦臣拉住江澄的手有些不知所措,坐到床边看着他越来越颤抖的苍白唇瓣,莫名的心疼,“你感觉如何?…”

“蓝曦臣?”
“是,是我。”

“……”江澄突然沉默了,安静地令人害怕,抽回自己被握在他手里的手,勾出一抹讽刺的笑,“滚吧,我需要休息。”

他很想问。

他怎么了?
他的眼睛怎么了?
他是不是在云深不知处?
不然怎么会有蓝曦臣和魏无羡?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可是,不重要了。
他自己的身体,他再傻再蠢,也能知道点什么。

真…真是令人窒【鼻】息【血】的操作

😍

只争朝夕【曦澄】

那……那啥,我回来惹……

【瑟瑟发抖】

直接放文赔罪,嗯

第八章

“阿冷,你可知罪?”

阿香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如同冷箭般瞄准树下之人。

阿冷的身体突然一颤,头低得更低了,似要减小自己的存在感。被散发遮住大半的脸上稍纵即逝一丝紧张,咬咬唇,躬身行一礼,沙哑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开口道:“主,我……”

“你最好收起你的小心思,”阿香似乎预知了他的想法,冷笑一声,血色朱唇勾起讽刺的弧度,如同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江澄,是你肖想不起人物。”

“我不管你是否对他有恩,也不管他是否对我族有恩。”
“但只要他阻碍我的计划,那他就是敌人。”

阴森森的风穿堂而过,掀起阿冷的碎发,朦胧中露出他布满挣扎的葡萄眼和他瘦削俊郎的脸庞,但如昙花一现,风过,便再次融入黑暗。

“阿冷,”阿香弹走手臂上撒娇的鹰,双手一撑,便轻盈落地,缓缓向他走近,指尖勾了勾他的下巴,如同猫爪般撩人,轻轻拉下他的下巴,让他低头与自己对视,清纯的脸上妖艳的妆似乎更具诱惑,她目光打量着他,然后正对他被遮住大半的眼睛,笑着开口,“你是我族唯一一个暗灵。”

“是世间最不该有感情的人,知道吗。”
“……是。”

三天后,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跳下避尘的时候差点一个踉跄,辛亏是蓝忘机在侧,不然怕是会和万物之母来个亲密接触。刚刚站稳脚,便急冲冲地向寒室奔,如同身后有狗出没。

“大哥,大哥,江澄他……”魏无羡一只脚还没迈进房门,声音却已先一步钻进蓝曦臣耳朵里,然在而下一秒看到脸色憔悴的蓝曦臣和床上被白纱蒙住眼,安静睡着的人时,洪钟般声音戛然而止。

蓝曦臣无奈地笑了笑,美玉般的脸上除了烦闷,还有一丝担心。转头对着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理好床上之人微微凌乱的被角,对着魏无羡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跟着自己出房门。

“大哥,江澄……怎么了?”魏无羡觉得自己声音有些难听,颤抖中带着自己都未尝觉知的害怕。

“无羡……”蓝曦臣有些担忧地开口,看着魏无羡的眼神中有些挣扎,似乎在斟酌着词汇,考虑着怎么说才能使魏无羡的情况稳定下来,“江宗主的情况……有些严重。”
“大哥,你什么意思?”

蓝曦臣沉了沉莫名浮躁的心情,深吐出一口气,复杂地开口道:
“江宗主,失明了。”

魏无羡只觉得脑子里“轰”地一炸,脸色瞬间一白,不受控制的脚步向后退去一步,正好撞在了身后将他死死护住的蓝湛胸膛上,看着蓝曦臣的眼神满是不可置信。

突然一回神,如同魔怔般一把抓住蓝曦臣的袖子,嘴角扯出一抹惨白的弧度,
“大哥,大哥你在骗我对不对,江澄明明前几天还好好的,嚷嚷着要放狗咬我,怎么会突然看不见呢?大哥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起,哈哈,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无羡,我没有骗你…”蓝曦臣有些不忍心地,有些颓废地开口,“是真的……”

只争朝夕【曦澄】


emmmmm不知为何没了动力,颓废了一天

今天继续

求评论求玩耍【碎碎念】

人物ooc,避雷预警

第七章

“蓝曦臣……我可能信你?”江澄的声音有些颤抖,流着血的杏眼与蓝曦臣带着不可言喻的慌张眼神对视时出现了一丝罕见的微光。

蓝曦臣咬了咬唇,尽量温柔地抱着怀中之人轻微颤抖的消瘦身体,似乎这样就能缓和他的痛苦,眼中满是心疼,没有半点犹豫地开口,“江宗主请讲。”

“今日之事…任何人…都不能…”江澄的眼睛似乎下一秒便要闭上,强撑着睁开涣散无光的杏眸,从眼睛里流出血似乎流得更欢了,“不能…知晓…”终是理智压不过生理,江澄头一歪,靠在了蓝曦臣颈窝处,若不是还有微乎其微的呼吸,蓝曦臣还以为江澄挥手尘世了……

蓝曦臣快速伸出手探在怀中之人的脉搏之上,脸色瞬间有些阴沉。灵气混乱,丹田空虚,脉象错综复杂……

毒?
这是何毒?
怎的这般霸道?

蓝曦臣沉着一张上天宠儿般的俊脸,沉吟半晌,不知想到了什么,便一手轻轻拂上江澄的后颈,一手快速勾起他的腿弯,就这么把他打横抱了起来,然后转头就往林子外面走去。

蓝家人不愧是蓝家人,力气大到居然能把男子徒手抱起。

然而这些江澄并不知晓。若是江澄目前还有意识,怕也不会让蓝曦臣“趁虚而入”。

等蓝忘机恢复了七八分进入林子后没多久,便碰到蓝曦臣的时候,是蒙圈的,甚至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自家兄长抱着的人和自家兄长黑成锅底的脸色,眼神复杂地在他和他怀中之人的身上不停流转。

……是我跟不上你们家主之间的节奏了吗?
……是兄长你被夺舍了吗?
……是兄长你变了吗?

“忘机,江宗主中了毒,我带他回云深不知处处理。你先去莲花坞找无羡,切记不可大肆声张。”似乎看穿了蓝忘机僵硬的面部表情,蓝曦臣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看着蓝忘机不自然地点了点头,蓝曦臣才放心地御出朔月,抱着江澄踏上了回云深不知处的路。

蓝忘机脸色复杂……
蓝忘机不知所措……
蓝忘机……算了,先办正事……

跳下朔月落在云深不知处门口时,蓝曦臣整个胸口处的雪白衣衫几乎都被血染得通红。蓝曦臣不止一次输送灵力给江澄,企图控制住不断外流的血泪,但都失败了,甚至还刺激了毒素的蔓延。

“宗主?”
有些稚嫩且带有些许稳重的少年音在不远处出现,似乎是被眼前的场景给惊了,失声惊呼了起来。

“思追,马上告知叔父,速来寒室一趟。”

日出东方,黎明带来新的希望,但似乎故意忽视了这个被恶魔眷顾的地方。簌簌的飞鸟拍翅声在空旷的树林里有些阴森,无数的红眼蝙蝠倒挂并睁着猩红的血眼,在黑色的林里显得分外突兀,如同催命的诅咒,让人不寒而栗。

女子慵懒地坐在树干上,几乎只挡住重要部分的裙摆露出白嫩的大腿,悠闲般轻轻晃动。妖艳的妆容让她的皮肤看起来吹弹可破,迷人的朱唇勾出浅浅的笑容,戏谑地看着手臂处的爱宠,时不时用青葱玉指抚摸着它的下颚,一举一动满是性感与妩媚。

玉藕臂处,一只凶鹰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树下垂着头的男子,似乎下一秒便要把他吞吃入腹。又在女子摸上它头时喉中发出“咕咕”的响声,似乎满意女子的行为,又似乎在冲着女子撒娇。

女子笑了笑,看着树下站着的男子,丁香小舌舔了舔唇角,也不知诱惑着谁,只听她如夜莺般开口:
“阿冷,你可知罪。”

碎碎念:
真的没人找我玩耍吗??????

只争朝夕【曦澄】

前面不知道写的什么沙雕文【捂脸】
昨天拿美容刀整改到凌晨十二点【快夸我~】
加了许多细节【夸夸我~】
有兴趣的亲们可以从头看一下【求求你啦~】

先鄙视一下自己的辣鸡文笔【撒娇打滚求玩耍~】

好了,话不多说,关门,放仙子【划掉】放文

人物ooc,注意避雷




第六章

蓝曦臣只觉得额上有些突突,良好的修养告诉他一定要冷静。然而他面对着眼前一脸娇笑的女子,眼神却飘到了那一抹紫色的身上。

江宗主中的那个粉末到底是什么?可是有何伤害?

“阿冷,回来吧。”阿香似乎发现了谪仙男子的心不在焉,黛眉一挑,朱唇上扬,开口道。

阿冷本就不愿与江澄交手,此番话无疑是雪中送炭,一掌拍开纠缠不休的紫电,人影一动便站在了阿香身后。

“江宗主,”阿香的香舌舔了舔唇角,狐狸眼微眯,带着几分诱惑,声音婉转绕耳,看着江澄几乎煞白的脸色,用指尖轻刮了刮自己的下巴,轻笑开口道,“你这番碍事,那么我便等着你来求我,用掉第三个承诺。”

“到时候,你我之间,便再无任何关系。”

江澄的脸色黑得几乎沉了下来,死命咬了咬舌尖,勉强控制着丹田灵力的渐渐削弱。杏眸中潜藏着滔天的怒火,江澄的细眉在眉宇处硬生生挤出了一个“川”字。
跟虞夫人相差无几的脸象上除了几分秀丽还带有几分刻薄,阴沉的神色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凶狠,左手手中紫电的光芒有些暗淡了,似乎被抽去了精神,软趴趴地落在江澄脚边,显得有些颓废,右手三毒的剑锋上不知沾了谁的一粒血液,“滴答”着落入尘土化为灰烬。

“大言不惭。”江澄一双眸子死瞪着远处的妖孽女子,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女子怕已是碎尸万段了。

“哼…”阿香冷哼一声,似乎不在意他语气中的不善甚至敌对,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阿冷,果不其然,阿冷腰间出现一条血痕,江澄剑上的血痕不言而喻。
阿香脸色有些扭曲,“废物。”

阿冷低了低头,似乎有些害怕,但他被碎发遮住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江澄,似乎想说些什么,然而话一到嘴边便转了弯吞回了肚子里。

“那么江宗主,后会有期喽~”阿香勾出熟悉的一抹娇笑,眼神在蓝曦臣和江澄之间来回流转,在他们眼皮下一步一步融入黑暗。

蓝曦臣捏紧朔月下意识地追去,却在半路被一只手拦住了去路。

“蓝宗主,穷寇莫追。”江澄此时的脸色不太好,收回的紫电被带在了左手的食指上,眼睛却死死盯着阿香消失的方向。

“可是……”她还没告诉我你所中之物是何东西。蓝曦臣看着江澄的眼神中有些着急和关心。

“走吧。”也不废话,江澄转头就走,脚步有些急促,生怕慢一步远离这是非之地,不难看出,他此刻心情非常之糟糕。

蓝曦臣叹出一口气,透过月光看着江澄有些孤傲的背影,温润的眸子里难掩一抹复杂。江澄似乎,隐瞒了不少的秘密……心下这么想,脚下却没停下,跟上了江澄的步子,保持着若近若远的距离。

也不知是不是蓝曦臣的错觉,前方江澄的脚程似乎越来越慢,终于在江澄摇摇晃晃“碰”的一声一头撞在树上才发现不对劲。

“江宗主!!”蓝曦臣大惊失色,飞快地接住了撞了脑袋快要失重坐在地上的江澄,将其护在怀里,明显感觉到江澄身子一僵。不看还好,看了吓得蓝曦臣心脏漏跳一拍。

江澄的脸色较之刚才灵力的削弱的时候更白了几分,他死死咬住嘴唇,唇边早已经被咬得血肉模糊,紧皱着细眉,仿佛痛极了的样子,更可怕的是那双朦胧中带着迷茫的杏眸。透明的血丝从眼角止不住地流下,让人看了触目心惊。

“蓝曦臣…我,可能信你?……”

碎碎念:
还是有一点点希望大家去翻翻前面的细节整改
还是一句话………

来找我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争朝夕【曦澄】


ooc预警,原著向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呀~

第五章

“啪!”紫电在空气中如蛇般扭曲着向前伸去,带着三分霸道七分凌冽,江澄移步走出了蓝曦臣的身后,手中的三毒似乎预知了血腥,“嗡嗡”地发出愉悦的剑鸣。

然而紫电的攻势却突然停住,就像被生生截断了般,鞭顶被牢牢抓住在一只手中。

阿香身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健壮的身段被死死裹在了黑色的布衣里,仿佛是与生俱来的黑暗,才让他轻而易举得与夜晚为友,却也不难看出,那是个高大的男子。他的头发有些散落,遮住了他的大半个脸,他背着光,护在阿香身前,右手抓着“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的紫电,在电流映照下让人看得甚不真切,只能看到他瘦削的下巴和阴暗处的脖颈。

蓝曦臣惊了一下,放眼众多世家,胆敢徒手抓紫电的人,怕是不过五人?紫电是神器,这是天下无人不知的事,这个男子……

蓝曦臣握紧朔月,抿了抿唇角。很危险。

“当真放肆,胆敢在我云梦造次,当我是死的吗?”

江澄扬手从他手中甩开紫电,足尖一弹离开原地,“啪”地一声,紫电再次在空气中打出响亮的声响,只听“咣当”一声,三毒便于利器碰撞发出摩擦声。

“江澄,我不和你打。”沙哑的男声有些着急。

“少废话。”

三毒锋芒划过他面前,男子一愣,仰面一躺,以足为中心绕过,一手拉住江澄肩膀,企图阻止他继续进攻。江澄杏眸一凝,眼神中满是狠厉,手中三毒一转,剑尖便朝了后,腕转带动剑锋削向男子的手,成功让男子远离的自己。

待男子离了自己的身,紫电也以不可阻挡之势只逼男子命门。男子一惊,似是没料想到对方会如此紧逼不放,闪身躲过紫电,看着江澄抿了抿唇。

“江宗主,别忘了,还有我呢。”

阿香一脸复杂地看着江澄对阿冷步步紧逼,阿冷还处处放水,气不打一处来,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柄细匕首,直直地向江澄奔去。

“叮——”又是兵器的碰撞声。

“那么姑娘,在下得罪了。”蓝曦臣的脸上除了一丝皮面上的微笑还带着几分慎重。

刚刚聚头却看见蓝忘机的江家门生们有些懵逼再带点不知所措。

含光君?受伤了?那宗主嘞?

“含光君,”有点眼力且年纪大点的门生对他行了一礼,有些犹豫却又不得不开口询问,“可否需要伤药?”

蓝忘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本是想说拒绝,但一想兄长还在里面,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自己需尽快恢复才好去帮忙,便“嗯”了一声接过了不知道是什么的瓶瓶罐罐。

这次的对手有些诡异,不难看出是冲着魏婴来的。突然想到什么,瞬间盯住了刚刚说话的那个门生。

门生:……含光君你别这样我害怕。

“魏婴呢?”

江家门生强硬地转回企图落荒而逃的脚,行礼道:“不知为何魏公子受着伤出现在莲花坞,此时应在江家休息,还请含光君放心。”鬼知道宗主的脸色都臭成什么样了。

朔月变着花样在蓝曦臣的手中翻转,落剑还是起势,都如同舞剑般优雅,仿佛落世谪仙。裂冰在羊脂般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靠近唇边吹奏着如其主人一般温和如玉的曲调,安抚着面前女子气急败坏的情绪。

阿香一咬牙,再次快速闪身冲去。

“当!”冷兵器相撞,阿香“唔”地一声被生生弹了出去。
阿香似乎体力有些不支了,看着蓝曦臣如闲玩般连大气都不喘一个,甚至连衣角都没粘到灰,不免有些恼怒。随即,她笑了笑,看了看与江澄缠斗的男子。

“蓝宗主,”阿香莺般的嗓音响起,媚惑般舔了舔匕身,挑眉,有些戏谑地看着蓝曦臣,朱唇勾起一个浅浅的梨涡,“好歹蓝宗主也是一家之主,这么欺负我一个小女子,怕是不好吧。”

蓝曦臣疑惑地看着她。

“你与我交手,阿冷并没有影响到你的灵力,但江宗主就说不准了。”

“泽芜君可知,为何连含光君都会吃哑巴亏吗?”

阿香收回匕首,舔了舔纤长的手指,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魅力,似笑非笑地看着不远处的白衣男人。

蓝曦臣迅速回头看了看,江澄的脸色有些沉,手中紫电的光芒忽明忽暗,不难看出他已经有些勉强。

“蓝宗主何不想想,江宗主所中的东西,何时才会发作呢。”

“又或者替江宗主考虑考虑,灵力的波动,可是会刺激那东西的加速呢。”

碎碎念:
大家来造作啊来找我玩啊

真真感觉莲花坞景色挺好的
居家旅行交友散心的好地方
当然,更适合恋爱😂
万一打怪升级走上人生巅峰了不是??

只争朝夕【曦澄】

人物ooc,避雷预警

(小透明持续冒泡求戳)

第四章

或许是蓝忘机的眼神太有存在感,江澄在瞪着阿香的空隙中回头白了他一眼,不急不淡地开口,“含光君回头找个时间,把你家那只东西带走,省得留在莲花坞碍我的眼。”

蓝忘机:……魏婴去莲花坞了?
内心复杂。

蓝曦臣有些好笑地看着不远处与女子对峙的江澄,摇摇头,实在想不懂为什么到了现在还能给自家弟弟找不痛快。

他不也是来找忘机的吗?
还真是口是心非。

“忘机,你伤势有些严重,暂且退远些。”蓝曦臣收回扶在蓝忘机肩上的手,握了握裂冰,示意自家弟弟撤退。

“兄长,”蓝忘机浅色眸子不知闪过些什么,“婴……”

“有江宗主在,许是不会出事,忘机放心即可。”蓝曦臣话一出口,自己都愣住了,为什么这么相信江澄,说是直觉怕也是无稽之谈。

“呵…我当是谁,原来是江宗主,”阿香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缓了缓翻腾的气血,邪魅一笑,“怎么,要插手我的事吗?”

江澄的神色在看到她后似乎有些微妙,但很好得控制住了,冷笑一声,讽刺般开口,“你的事我管不着,但你在我云梦闹事,就是你的失信。”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可是承诺过。”
“况且,魏无羡,你动不得。”

阿香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从一开始的冷笑到最后的仰天大笑,笑到几乎抽搐,在江澄以为她快笑断气儿的时候勉勉强强停了下来,嘴角露出比江澄还讽刺的弧度。

“那么大名鼎鼎的三毒圣手,我且问你,你的金丹,可是魏无羡的?”

蓝曦臣本满腹狐疑地猜想着面前女子跟江澄的关系,听这语气,怕是熟人。但一听到“金丹”二字时,下意识看向了他,明显看到江澄面色一僵。
蓝曦臣苦笑一声,看来,都是放不下之人…

“你是为了报他的恩吗?”阿香笑了笑,连眼角都带了戏谑,“江宗主,别怪我没提醒你,三个承诺,你为他用掉其二,你可当真是,好,兄,弟呢…”

“闭嘴!”江澄的脸色黑得快沉下来,手中紫电似乎觉察到了主人的愤怒,噼里啪啦不停作响,“我的事,你少管。”

阿香一声娇笑,朱红的唇扬起张扬的弧度,脚尖一扭闪身到江澄面前,瞥了瞥江澄身后不知所措的蓝曦臣,“噗”的一声笑出声。

“魏无羡杀我族人,放过?可以,不过…”

不过?江澄皱了皱眉,阿香与他的距离有些近,江澄似乎都能闻到她刺鼻的胭脂水粉味,往后挪了挪,一脸警惕中带着嫌弃看着她。

“那么…江宗主…”
“你就代他付出点代价吧!”

话音未落,阿香往江澄脸上不知吹出了什么粉末,速度快到江澄来不及反应。

“江宗主!!”

下一秒朔月出鞘,蓝曦臣执剑横扫,将江澄护在了身后。阿香不得不远离江澄,堪堪停在远处,许是被蓝曦臣的剑气伤了,藕臂处一条细细的血痕,仿佛给她的玉体添了一份带刺的美。

阿香看了看手臂上的痕迹,有些气急败坏,对着空气大喊一声,“阿冷,再不出来,是准备给我收尸吗?”

江澄只觉得一阵香气入鼻后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眼前突然黑了一会儿。暗自鄙视着自己对敌人的大意,刚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以绝对安全的位置站在了蓝曦臣身后,咂咂嘴还未来得及说什么,阿香大叫的一声“阿冷”便瞬间让江澄打出了雷霆万钧的第一鞭。

阿冷的修为高深莫测,还会影响修士灵力,怕是他加上蓝曦臣,对上也会很吃力。

必须速战速决!


碎碎念:
有人找我玩吗?有吗有吗??

只争朝夕【曦澄】


来人啊,求聊天啊

(撒娇打滚求评论)

日常ooc,大概会有撞梗向

第三章

这是什么东西。

却见那些红眼蝙蝠如同疯魔般朝蓝忘机扑了上来,“呲呲”声几乎淹没了他微不足道的琴音。

该死。

蓝忘机皱着眉,眸子沉了沉,几乎与蓝曦臣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颊此刻冷得如同寒月飞雪。他轻巧的一个翻身,躲过一轮攻击。指尖迅速做出反应,本该温润的琴音变得分外刺耳,狰狞得扰乱了音波,白衣早已经被大大小小的蝙蝠咬痕染红,如同雪中红梅绽放。

蓝忘机抿了抿唇,只觉得丹田一阵翻滚,喉中猩甜一波接一波,强压着口腔,才没吐出那一口鲜血。
但此刻也差不多到了极限。

“蓝二公子。”如同妖孽般婉转的女声从黑暗处传来,却不见其本人。

“何必遭这无妄之灾呢。”

“只要把夷陵老祖交出来,方可全身而退。”

“想来,灵力削弱的感觉,怕也是不好,你说,是也不是?”

蓝忘机咬咬牙,捏了拳掌,浅淡的瞳孔狠狠一瞪,暗自压下躁动的灵力,冰块一般的脸上除了皱眉便再无其他,他也不与其废话,手指不遗余力得弹奏着或急或缓的曲子。

若不是避尘已失,灵力受损,且这女子有外人相助,或许他也不会这般受制于人。

这女子是谁,背后那人又是何方神圣,修为竟令他也看不透。

不管如何,魏婴绝不能落入她的手中。

一群又一群带毒蝙蝠被琴音震得从天而坠。许是蝙蝠毒起了作用,蓝忘机只觉得手臂越来越麻,仿佛连抬起手指也费力了些。
蓝忘机深呼一口气,浅色瞳孔中出现难得的悲伤,难道,要葬身于此?魏婴…

许是蓝忘机的态度惹怒了她,又或许是自己多年养的宠物竟如此无用。

“阿香,别冲动,你别……”男子的声音。

“住口。”

女子终于显露出了身形。

黑色的纱裙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但所着之衣也甚是放荡,香肩与酥胸半露,仿佛下一秒便拨开云雾见青天,裙摆叉口直延大腿,白嫩的大腿在裙摆下若隐若现。女子容颜较好,本该是清纯的脸上涂着艳丽的浓妆,黛眉凤眸,血红朱丹唇勾出放荡的弧度。香艳画面的冲击感分外强烈。

“蓝二公子,我本与你无冤无仇,只要你交出魏无羡,我便可以放你归去。”名为阿香的女子妖艳的脸上满是狠厉,血色朱唇勾出讽刺的弧度。

“但如今看来,蓝二公子似乎并不相信我能在这里杀了你。”

“那就拿命来吧!”

阿香指尖扣爪,抓向蓝忘机。

“大胆妖道,尔敢造次?!”

紫色雷电以雷霆万钧之势从天而降。

“嚓--嗞——”

成以上百的红眼蝙蝠全军覆没。

阿香似乎被惊了一跳,瞬间收回了还差一点就掐上蓝忘机脖子的手,顺势一躲,可谁知这紫色的电流条居然会转弯,竟直直追着她不放。阿香一咬牙,双手护住心脉,硬生生地受了紫电一击。
“呃啊——”

蓝忘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习紫衣便出现在自己前方,似乎有些嫌弃自己,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忘机,你有无大碍?”兄长有些焦急的声音出现在一旁,下一秒一股温柔的灵力便渗入了身体,小心翼翼地治疗空空如也的丹田。

蓝忘机摇摇头,皱着眉看了看蓝曦臣,似乎是想说什么,却下一秒被他抢了先。

“忘机是说,这女子背后之人会影响修士体内的灵力?”

蓝忘机点了点头,警惕地看着江澄,似乎并不理解他为什么在这里。




碎碎念:
好热好热好热好热
好气啊居然被屏蔽了但我还是得微笑与邪恶势力作斗争

怂怂怂,求过求过求过